首页 院校路线 校历 联系我们
学校概况 专业介绍 招生就业 荣誉展示 教学资源 职业培训 校企合作 网上报名
开学第一天,浙江百名检察长走进校园上法治第一课
开学第一天,浙江百名检察长走进校园上法治第一
湖北丹江口通报6名开会不走心干部 笔记仅100多字
泉州丰泽推出组合拳:学校周边100米 流动摊贩禁
校园贷逼债视频曝光:借6千元还100万 家门口写红
爱丽丝的梦游仙境成真 武汉“千字屋”延伸到学校
华媒:100多万纽约学生重返校园 安全问题受重视
校园电视 学生管理 校园生活 教工活动 远程教育 QQ平台
校园新闻
邮箱
点击这里加入此群
远程教育
校园新闻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校园新闻 >
13岁少女遭暴力性侵遇害 嫌犯以邀拍cosplay得逞

  原标题:海口13岁失踪少女之死

  “有了结果,我也感觉自己是戴罪之身。”

  夜至子时,静无人语,朱升杰独自倚栏抽烟,一根接着一根。

  一夜之间,他头发全白。

  3月30日晚上,他的女儿,13岁的女孩朱瑜跟着一个穿着白T恤,迷彩裤,扎辫子的男子走进八一小区后,再也没有出来。

13岁少女遭暴力性侵遇害 嫌犯以邀拍cosplay得逞

  [一]

 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,姐姐朱琦带着朱瑜办了护照,计划等她小学毕业后到国外游玩。结束后,母亲黄梅提议外出就餐。

  傍晚,黄梅和两个女儿在海口“上邦百汇城”吃完晚饭,小女儿朱瑜独自跟同学一起换到电玩城玩。黄梅跟大女儿带着三个月大的外孙女先回了家。

  那是朱瑜经常去的地方,黄梅并没有担心她的安全问题。时间再晚一点,他们就会开车来接她。

  晚上11点,朱升杰打不通女儿的电话,关机了。她随身带着充电宝,手机不应该没电。意识到不对后,朱升杰开始找女儿。

  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料到,自己的人生从这一天开始变得不同。

  电玩城的监控录像显示,当天傍晚6点44分,朱瑜进入电玩城。当晚和她分别的同学说,她在8点40分送朱瑜乘坐40路公交车去往八一小区,一个动漫展有人邀请她拍照。

  朱升杰说,按女儿的习惯,她一定会提前打电话告诉自己的行踪。但那天晚上一直没有动静。

  当晚,朋友可乐得知朱瑜失踪的消息时,刚结束一个舞蹈比赛,她匆忙编辑了寻人信息,发到海口的舞蹈玩家群里。很快,认识或不认识朱瑜的人都知道有个小女孩失踪了。此时,朱瑜的家人和朋友已经找遍了她平常去的所有地方。

  一夜无眠。早上7点,可乐的手机叮叮咚咚响个不停。很多人给她提供寻人线索,直到有人提到八一小区。小区离可乐家半小时车程,她赶过去时,朱升杰一家人正在那里一帧一帧查看监控录像。

  监控录像的画面从白天滚动到晚上,没有出现朱瑜的身影。根据另一段监控视频,晚上9点08分,朱瑜和一个男生进入八一小区。

  他们只能寻找视频中的男子。可乐和朱瑜的姐夫吴宇站在小区楼下往上看,他们不确定这个男人住在哪层楼里。直到看到阳台上晾晒着一条迷彩裤,跟视频里的人穿的裤子是同一条。在一栋楼里,他们找到了视频中的男人,他还是穿着视频中的那身衣服。他们进了男人的家中,家里只有男人和他的父亲。

  男人叫罗杰。他神色平静地说,昨晚,朱瑜去过他家,后来他把朱瑜送到了附近一个学校门口,一男一女在那里等她吃夜宵。

  接着,寻找的人们跑到学校,查看了附近的所有监控,但一无所获。下午,他们又返回罗杰家中,几个警察也在那里。这次,已经外出的罗杰和父亲通话说,自己把朱瑜送下楼就回家了。

  “警察再次问他,你送她(朱瑜)下楼,有没有目送她下电梯,他说没有看到她下电梯,只送她到门口。”

  那天,可乐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。她在玩家群里收到的第一条消息是朱瑜在八一小区,第二条信息是朱瑜跟别人消失在一个小学门口,当他们去小学查看监控时,又有消息说朱瑜出现在一个平民楼里面。后来,她找到最早发出这三条信息的人,是同一个人,“罗杰”。

  “很明显,他在说谎。”十多天后,回忆起当天寻找朱瑜的情景,可乐很愤怒。

  朱升杰也收到了错误的寻人线索,“好像有人在故意转移我们的视线”。

13岁少女遭暴力性侵遇害 嫌犯以邀拍cosplay得逞

  [二]

  唯一确定的是,罗杰是最后接触朱瑜的人。

  警方决定,在罗杰家里进行搜查。可乐看到,罗杰的房间里的柜子上摆着一排排cosplay的高跟鞋和数十根鼓槌。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,没有线索。

  可乐一直抱着希望,直到和警察搜查楼顶。她顺着天台的柱子往上爬,每爬一步,她的心脏都剧烈跳动,害怕朱瑜突然出现在那里。后来,重案组带来了仪器,在楼顶打开强光灯,从一楼的电箱开始查找。

  4月2日凌晨四点,警察从楼上下来,告诉在草坪上等待的所有人,他们在楼顶发现一具遗体。

  现场封锁。

  朱瑜失踪的第二天凌晨,警察来电,让朱升杰到殡仪馆认人。那是他人生中最绝望的一通电话。

  警方公布结果,找到了朱瑜的遗体,法医鉴定死亡时间是3月30日晚11点至12点。

  “经查,犯罪嫌疑人罗某2018年3月初认识受害人朱某某,3月30日晚,罗某将受害人朱某某骗至琼山区将其杀害”,警方通告。

  朱升杰被击垮了,他感觉自己被分裂成两个人。他不敢看女儿的尸检报告,只是从警方那里确认了死亡时间和原因。

  但到殡仪馆辨认遗体,这件事只能他去做。

  距离女儿最近时只有几厘米,他不敢多看一眼,“如果是我自己找到的,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接受这件事情”。

  从殡仪馆出来,凌晨四点,他回到家中,把结果告诉了妻子。妻子硬要去看,被他死死拦住了。

  那天打不通女儿朱瑜的手机,妻子就哭个不停,朱升杰也意识到危险可能降临,但是他没有往最坏的方向想,心想最多是被人拐走或绑架了,打电话来找他要钱之类的。他跑去派出所问有没有拐卖的案件,民警说没有。后来,他接了无数个电话,害怕漏掉一个和女儿相关的。

  他以前假想过这种意外,那也只是一闪而过的不安。真的发生了,任何一眼,任何一个场景,都镌刻在他脑中,转化成源源不断的痛苦。

  那是他人生最漫长的一天。

13岁少女遭暴力性侵遇害 嫌犯以邀拍cosplay得逞

  [三]

  朱升杰爬上过那个陌生的天台。女儿的遗体就是在那里发现的。没有灯,漆黑一片,“她怕黑,一定不愿意去那种地方。”

  他家是复式楼,“二层如果没有人,她都不敢上去,平时出门,都是紧紧拉着我。”姐姐朱琦说。

  朱升杰最后一次见到女儿是在她失踪的那天早上,他开车送她去学校——过去的十多年里,他和妻子为了确保孩子的安全,在每个上学的早晨和放学的傍晚,都开车接送女儿。唯独那一天,妻子提早回了家。

  “她胆子很小,我不知道那天为什么能跑那么远。”他也想不通,女儿乖巧懂事,为什么会这样离开这个世界,“怎样丧心病狂的人才会犯下这样的罪行?”

  回到家里,似乎每个角落都是女儿的影子。朱升杰无法从痛苦中获得喘息, “发生这种事,怎么可能忘记,一辈子都不会”。

  房间像坟墓一样。

  四月下旬的一个晚上,家里来了两个亲戚。黄梅瘫坐在地板上,双眼低垂,大女儿朱琦拿给她沙发垫,她无力地摇头拒绝,继而失声痛哭起来,“我女儿那么可爱,为什么为什么……我每天晚上都会抱抱她……”

  这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失态。她颤抖着身体,膝盖弯曲,朱升杰和女儿跪坐在她身旁,紧紧抓住她的手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:“别难过了,她会看到的”。

  怀朱瑜时,黄梅大出血,很多人都劝她放弃这个孩子,但她坚持要让这个孩子来到世上。

  朱升杰送妻子去医院,血流得满车子都是,他担心即使生下这个孩子,身体也会不健康。孩子降生后,妻子一直病恹恹的,孩子却活得好好的,他相信那是个奇迹。那年他40岁。

  后来,妻子辞了工作,成了全职太太,所有心思都放在女儿身上。

  “她来得不容易,不能就这样走了。”

  很久的沉默以后。

  “谁会想到……死亡。”他说。

  [四]

  毕笑笑教了朱瑜六年的语文课,对这个活泼懂事的女孩印象深刻,“她喜欢唱歌跳舞,班上的节目,总是主角”。

  “她可能是明日之星。”毕笑笑说,一夜之间,一颗星星陨落了。

  朱瑜7岁学舞蹈,后来学街舞,迷上了跳舞机。每天上学路上,朱升杰都放歌给她听。她乐感好,学歌很快,最喜欢迈克尔·杰克逊的舞曲。

  爱跳舞的女孩可乐认识朱瑜是在六七年前。在一个跳舞机前,她幼小的身体跟着音乐不由自主地扭动。从那时起,可乐一直领着朱瑜跳舞。在可乐眼里,朱瑜热情开朗,每次见到可乐,都会跑过去抱她,和她打招呼。

  可乐是海口第一批玩跳舞机的人,圈子很小,人人熟识。在可乐的介绍下,朱瑜认识了很多街舞圈的朋友。她告诉可乐,跳舞可以认识很多爱好一样的朋友。

  电玩城是朱瑜和朋友假期常去的地方。机厅里的游戏机,跳舞机,篮球机,爵士鼓发出不同频率的声音,空气里弥漫着欢歌和躁动的气息。

  大约近两年,朱瑜喜欢上了动漫。

13岁少女遭暴力性侵遇害 嫌犯以邀拍cosplay得逞

  朋友说,朱瑜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二次元少女,她甚至连一部动漫作品都没有看过,也没有特别喜欢的某个角色。

  可乐最后一次见朱瑜是在今年2月底的一个晚上 ,“她穿着一件蓬蓬裙,那种粉色cosplay的衣服”。在电玩城的机厅里,朱瑜身边有一群年龄相仿的孩子。“她看上去有些怕我,招呼打得很小心”。

  在这之前,可乐去了日本,有一年没见过朱瑜,除了知道她迷上了一款音乐游戏,对这个步入青春期女孩的新变化了解不多。

Copyright© 2009 www.gdybj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地址:广东省韶关市十里亭建设北路
电话:0751-8831789   传真:0751-8858361   E_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  邮编:512000
ICP备案:粤ICP备09177786号-2